找準黃河文化的河南定位打造黃河生態文化帶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區域 > 正文
來源: 發布日期:2019-10-23 作者:張新斌      打印

  黃河是中國的母親河,是中華文明的搖籃。黃河文化是中國的主體文化、國家文化、主流文化,在中國歷史上、世界文明史上,均占有重要的歷史地位。習近平總書記在近日主持召開的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上指出:“黃河文化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黃河河南段在沿黃九省區中,具有特殊的意義和地位。保護、傳承和弘揚黃河文化,對于謀劃黃河流域生態保護與高質量發展,對于鄭州大都市的建設、中原更加出彩,均具有重要的意義。
  
  要認真研究黃河文化的河南定位
  
  黃河流域,涉及九個省區,從西到東情況極為復雜。西部涉及游牧文化,東部涉及農耕文化。尤其是以關中地區、河洛地區為代表的都城文化,更是農耕時代發展水平的最高代表。我們通常所說的黃河文化就是黃河流域物質精神和制度層面的文化的總和。但是黃河是不斷變遷的,古代黃河的北界可以達到京津冀地區,南界可達蘇皖地區,所以說我們提出來一個大黃河概念。而以大黃河為代表的黃河大文化,實際上是廣義的黃河文化。而以關中與河洛為代表的黃河文化,不僅是核心文化,也是主干文化,更是我們所認識的狹義的黃河文化。我們所討論的河南段的黃河文化,實際上是介于狹義和廣義之間的黃河文化。
  
  我們之所以提出黃河河南段為中華文化圣河,有以下幾個根據:一是地貌景觀的特殊性。河南段的地貌景觀,包括了峽谷河道、過渡性河道、寬淺型河道以及懸河,其類型的齊全在其他省區的黃河中是極為少見的。黃河河南段還有人民勝利渠渠首、黃河第一座大型綜合水利工程三門峽水利樞紐工程,以及“世紀工程”黃河小浪底水利樞紐工程。黃河河南段還有以桃花峪黃河大橋為代表的黃河中下游分界線,以及滎陽孤柏渡南水北調穿黃工程。二是支津文化的代表性。這包括了伊洛河與黃河所構成的河洛文化,沁河與河內文化,濟水與河濟文化,以及淮河與黃淮文化,這些支津文化極大豐富了黃河文化的內容,使黃河文化更具特色,更有內容。三是歷代治河的關鍵性。從公元前602年到1938年共2540年間,黃河泛濫次數1590余次,其中大的黃河改道26次,最為嚴重的是5次,黃河決口的重要地點,一個是鄭州附近,一個是濮陽內黃附近,還有一個就是開封蘭考附近,所以這里是歷代黃河泛濫最為嚴重的地方。歷代治黃也集中在這個地區,如西漢的“瓠子決河”,東漢王景治河的“滎口石門”,唐代滑州治河,宋代埽工的發明,元代的賈魯治河,明代劉大夏的“太行堤”,潘季馴的“束水攻沙”理論的實踐等。四是中心地位的特殊性。在中國的八大古都中河南占有四席。在中國古都軸線中,由長安到洛陽到開封,洛陽居軸心地位。在中古時代的兩京制體系中,長安是王朝上升時的國家中心,洛陽就是王朝成熟時的國家中心。而且洛陽的特殊地位,在整體的地理平衡中對中央王朝的統治,具有不可替代的意義。五是民族形成的根源性。伏羲建都安葬在淮陽,黃帝建都在新鄭,顓頊帝嚳葬在內黃,中華人文始祖群體聚首在中原。在當今一百大姓中,78個姓氏起源于河南,河南是中華姓氏的祖根地,“老家河南”已叫響全球。炎黃與各個族群的融合,夏商周華夏族與戎狄的融合,中古少數民族的內遷與魏孝文帝的漢化改革,反映中原是民族融合的大熔爐。
  
  2
  
  黃河生態文化帶,其落腳點一個是生態,另一個就是文化。所謂生態,就是如何在貫穿東西的黃河水道中,保持良好的生態平衡和生態環境,形成一個人工促成的、可持續的由人為到自然的生態廊道,為生態環境的總體改善打下重要的基礎。所謂文化,就是立足于黃河流域所展示的博大精深的中華主流文化,將文化與生態有機地進行融合,形成優秀傳統文化的活態展示和體驗。
  
  以鄭、汴、洛為核心,構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旅游核心隆起帶,從而實現以黃河為特色的產業帶動,形成“一核三重”的產業布局。“一核”,就是以黃河為核心的“黃河游,游黃河”,讓人們親近圣水,體驗圣河。以黃河風景名勝區為代表的黃河兩岸歷史風光民俗游,以少林寺、龍門石窟為代表的黃河兩腹歷史文化景品游,以太行、伏牛為代表的黃河兩山文化風光體驗游,以此帶動大黃河國際旅游目的地的深度體驗。
  
  要認真思考鄭州大都市黃河生態廊道的國際名城支撐意義
  
  就目前鄭州地理環境的現狀考察,鄭州東部為寬闊的黃淮平原,一馬平川,便于平面布局;鄭州的西部丘陵臺地,溝嶺相間,便于立體規劃;鄭州北部為最具特色的黃河,東西橫貫,跨河發展,已初顯作為國際都會大鄭州的初步骨架。作為一個水林相間的生態城,作為一個承載厚重歷史的文化城,作為一個朝氣蓬勃的產業城,作為一個匯聚智慧的創意城,鄭州要有自己的定位與夢想,抓住機遇,不斷再上新的臺階。
  
  從文化視角下我們思考作為國家中心城市的鄭州建設,一是明確文化品牌。要利用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歷史機遇,跨河發展,將黃河文化作為鄭州城市文化的主打品牌,強力打造“中華母親河第一城”。二是打造文化地標。鄭州實際上并不缺少文化地標,二七塔,CBD的“大玉米”都讓鄭州人自豪。但是作為國家中心城市的鄭州,要有一個與黃河文化品牌相適應的文化地標,對大鄭州的崛起具有至關意義。三是建設文化街區。鄭州有商都商城,要有具有商代特色的文化街區,有一個集中反映鄭州文化特色的地方,讓游客到了鄭州必來而且能夠難忘的地方。四是文化業態要梳理。鄭州的最大優勢是歷史文化資源與區位交通,歷史文化的活化是一個具有挑戰意義的問題。鄭州作為一個文化資源大市,必須認真地思考和決策怎樣將這一資源進行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五是齊備文化設施。鄭州的公共文化服務建設,雖然在省內與其他城市相比,具有較大的優勢,但是,鄭州在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過程中,一定要不斷地完善城市公共文化服務建設體系,加大硬件投入,建設具有標志性的圖書館、博物館、科技館及文體設施,以特色取勝,以亮點爭鋒。六是培育文化氣質。成都、長沙都有自己鮮明特色的文化氣質。這些氣質的形成,是與城市的文化積淀以及文化傳統相關聯的。鄭州是一個朝氣蓬勃不斷變化的城市,要培育相關的文化活動,逐步使市民接受,進而成為鄭州特有的文化氣質。
  
  作者系河南省社科院歷史與考古研究所所長、黃河文化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 編輯:李鵬 )  
  • 早安三門峽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騰訊微博

彩票模拟选号